首頁 > 言情小說 > 七季 > 床債欠不得 > 第十三章
選擇背景顏色:
選擇字號:

小竅門: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

床債欠不得 第十三章

作者:七季

    “你把我的告白當成什么了?”他壓著火氣,難道在她眼里,他還只是十幾歲的小男孩嗎?非要跟性格如此扭曲的她在一起,他是有多想不開?想著想著,自己竟然笑了。

    蘇瑋清看她,“胡亂找什么理由,還不知是誰看上了對方的身體呢?就因為臉長得不合你意,明明都讓我抱過了,卻還死硬地不承認對我有感覺,還非說得好像幼稚的人只有我一個。”

    藍欣語的臉燒得像快爆炸的鍋爐,他又在說這些事了。

    兩人僵持著,誰也不讓步,好像一旦讓步了,就等于是承認自己是幼稚鬼了。

    不過他來這可不是跟她討論這種問題的,她鄙視他的臉,他又不是頭一天知道,雖然她不相信他的真心,讓他很受傷沒錯,但那也是因為從一開始她就沒把自己當成戀愛的目標吧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答應不會再對你出手就是了。”他說得好坦蕩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已經找到陪我的人了,這樣說你就放心了吧?總之我答應你,不會自己一個人就是了,但也絕對不會去你家。”天知道去了他家會怎樣,一想到要跟他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,她就像全身爬滿了小蟲子一樣。

    有人陪她?他才不信,如果有,干嘛不一開始就告訴他?一定是她隨口胡說應付他的。

    藍欣語也看出了他那滿滿的不信任,不耐煩地說:“愛信不信啦,是我遠房的表哥最近剛好來辦事,就住在兩條街外那家飯店里,我媽要我趁他在時,帶他到處轉轉,所以最近我會很忙,不會自己一個人,而且自己家的親戚怎么也比你可靠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遠房表哥?那個在她小時候,和她一起在鄉下外婆家生活過一陣的那個表哥?很久以前是曾聽她提到這個人,有段時間她還滿喜歡提她表哥的。

    蘇瑋清的臉很臭,她說的沒錯,如果是自家親戚陪她,的確輪不到他操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可以走了吧?大半夜跑到人家家里來,真是有夠討厭。”她終于有了反壓他的氣勢。

    蘇瑋清無可奈何,反正他做什么在她看來都是多管閑事,他只是個突然發現了她身體魅力,滿腦子下流思想的媳婦臉而已,她哪里需要他去操心?

    往門外走的腳步,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,想想自己對她的感情、想想她對自己的態度,哎,真心寒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替自己打氣,告訴自己他可以的,他跟其它男人不一樣,但她總是用實際行動來嘲諷他愚蠢的努力,如果這樣,即使他能在她身邊再待十年、二十年又有什么用?她還是當他是個永遠長不大的高中生。

    “欣語,我問你,我們之間真的一點點可能性都沒有嗎?”他轉頭,有些自討沒趣。

    氣勢洶洶的藍欣語,對他突然間充滿疲態的臉表現出了驚訝,像是搞不懂一個人怎么能在幾分鐘內老那么快一樣,“什么可能性?我們就是我們啊。”

    好吧,這就是她的答案了吧?他曾經用那么極端的方式,逼她給他們的關系作一個定義,他們不只是朋友,但又不是炮友,那是什么?告訴他,他才知道自己該去怎樣做,既然她不接受他的結論,那么至少她也給他一個結論啊,結果他等了這么這么久,這就是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蘇瑋清露出了一個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在藍欣語的不解中落魄地離開了。

    他為什么那么傷心?她說錯什么了嗎?藍欣語呆呆地站在那里,對著自家大門發呆,不過這樣一來,他就不會再提那些讓她傷透了腦筋的話了吧?可以終止了嗎,可以回到從前了嗎?

    藍欣語跌坐進沙發里,想保住自己睡慣的那張床就那么難嗎?她也不是故意要把話說成那樣的,誰教他沒打個招呼就殺了過來,還說要馬上去他家住,讓她連點心理準備都沒有,一副“她要是不同意,把她的尸體拖走也可以”的恐怖氣勢。

    她才不要呢,她既不想跟他走,也不想讓自己的表哥來陪,雖然她表哥來的事,和她媽媽打電話的事都是真的,但她也沒有同意把時間用在那上。

    她只想一個人靜靜,與程琳琳無關,與任何人都無關,是她本身需要一個獨立的環境而已,最近她的心事并不是各種莫名的騷擾,而是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藍欣語下意識地摸上自己小骯,面色復雜,她發覺自己的身體最近好像出了什么變化……絕對不能讓蘇瑋清察覺到。

    藍欣語想的沒錯,她是懷孕了,而且已經兩個月了。

    坐在露天咖啡館,心情復雜的藍欣語只要了一杯白開水,面對她對面坐的,就是她的遠房表哥于興榮。

    “榮哥,真對不起你,本來是我要好好招待你的,結果卻處你陪我做這么尷尬的事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要她自己去檢查她還是會怕,而且這件事如果不找人說一下,她恐怕會憋出病來。

    以往她是有傾訴對象的,但這次那個對象是唯一絕對不能知曉這件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這倒沒什么,只是你啊,真的嚇了我好大一跳。”于興榮線條粗獷的臉上有著爽朗的笑容,寬闊的肢體光是坐在那就足夠引人注目,“如果你打算留下這個孩子,應該早點讓阿姨知道,她也會很高興的。”

    “留是當然要留。”這一點藍欣語從沒猶豫過,“只是讓我媽知道的話,在高興前她就已經打死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于興榮沉默了下,看她理所當然的樣子不禁感到不解,“欣語,你真的不打算讓孩子的爸爸知道嗎?”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女方不是應該很抓狂,怎么會有她這么冷靜中透出喜悅的狀態?讓人覺得像是在開玩笑一樣,現在說的可是關于一個生命的撫養問題啊。

    “不行,那也是另一個難題,我該怎么跟他解釋這個孩子的來歷呢?”藍欣語喝著水,認真地思考了起來。

    于興榮完全摸不著頭腦,“你是說你不打算讓孩子的爸爸知道這件事,但是以后還要跟他持續往來嗎?”不是恩斷義絕、老死不見?

    “當然了,我們沒有什么需要絕交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那干嘛不結婚?孩子都有了。”他要瘋了。

    藍欣語突然笑了起來,“突然提什么結婚,他會嚇死的,不行啦,他不是那種對象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現在的年輕人腦子里都在想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因為他不是真的喜歡我。”藍欣語收斂了笑容,略帶些無奈。

    她不會讓蘇瑋清知道這件事的,她要這個孩子,但她不要自己像個棄婦一樣,借著孩子將他綁住,連跟他交往都不會接受,更何況是結婚,她要跟他在一起,但她不會跟不是真心愛她的人結婚。

    好像有著很深的緣由呢,看著她的表情,于興榮便知道不用再追問下去了,他嘆了口氣,“但是你好像愛他愛到骨頭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藍欣語愣愣地抬頭,嘴里還叼著吸管。

    “別那么驚愕好嗎?你那么護著那男的,愿意為他生孩子,為他當單親媽媽都不在意,只在意他對你的心意真不真,還不足以說明你對他的在乎嗎?你想要的是他百分之百純粹的愛,這除非獨占不然寧可不占的感情潔癖,不是愛他愛慘了還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藍欣語眨眨眼睛,覺得自己這么多年的節目真的是白做了,虧她還給無數人解決感情問題,結果自己竟然被人隨便出口的幾句話說得無言以對,她對蘇瑋清是獨占欲?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不要誤導我好嗎?我現在正是混亂的時候,我們是朋友,沒你說的那么復雜,感情只到那里而已,當然不是結婚的對象,就像……你雖然很喜歡家里的金毛,但不會娶它吧?”

    “別這樣,你這個比喻要是孩子爸爸聽到會哭的。”于興榮相信她是真的很混亂了,但他沒打算放過她,“可很多感情好的情侶結婚后,也會吵架、離婚啊,為什么不給他個機會?”

    “別鬧了,等我人老珠黃,肚子上長了肥肉、滿臉皺紋的時候,他甩了我,另找別人怎么辦?”藍欣語突然很激動,“他就是那么膚淺的人啦,可世上又有哪個女人不會變老,我才不要有朝一日面對他嫌棄的目光。”

    于興榮瞇起眼端詳她,一會笑著搖起頭,“你真是愛他愛慘了。”

    藍欣語不懂,為什么那么多人都說她對蘇瑋清好過了頭,她的同事也是,多年不見的表哥也是,他們并不了解她和蘇瑋清的關系,卻都篤定地認為她把蘇瑋清寵上了天。

    沒有啊,她都只是自私地在為自己考慮,對蘇瑋清也能說出殘酷的話,上次不是還把他欺負到快哭出來了,她一向我行我素,就算有時候真的多為他考慮了些,那也是出于朋友道義,只是不想欠他什么而已。

    “對,我看我應該快點把自己嫁出去。”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問于興榮,“榮哥,你認不認識什么經濟上過得去的老實男啊?最好老實到小孩幾個月出生都不清楚的那種人,介紹給我好不好?這樣所有事都能應付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欣語,你能不能把對孩子爸爸的寵愛,分給別的男人一點點……”她都不曉得自己說了多么可怕的話嗎?

    她的表哥不幫她,但這個計劃是她唯一能想出來的辦法,而且時間緊迫,越拖越糟糕,她真的胡亂找了幾個男人相親,結果當然是她把對方嚇跑了。

    于興榮看不下去,怕再這樣下去她會做出什么極端的事,于是提議帶她出去散心,問她有沒有想去的地方,藍欣語想了想,選擇了動物園。  

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
电子游艺机价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