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言情小說 > 芳妮 > 夢幻大丈夫 > 終章
選擇背景顏色:
選擇字號:

小竅門: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

夢幻大丈夫 終章

作者:芳妮

    柏原司的父母后來又來臺灣好幾趟,一方面是關切兒子的狀況,一方面是帶來了裕子主動解除婚約的消息。

    原來當初第三天裕子就回到日本,且以這個理由主動解除婚約。對照起白嵐對兒子的不離不棄。讓他們很感動,也就不再刁難他們的感情,僅對兒子堅持要將事業重心轉移到臺灣有些微詞,但父母畢竟愛孩子,最終還是妥協讓步了,但規定必須常常帶全家去日

    本看他們。

    經過這么多年,白嵐才明白當初的自己有多愚蠢,不做求證,結果自以為是的選擇了一條讓彼此痛苦的路走。

    路雖崎嶇,幸好平安越過了山坡險谷,回到了平坦的拿原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,柏原司打探到了白家兩老的落腳處,才知道原來他們搬到了高雄。

    他們先簡單的辦了公證儀式,讓白薔入籍成為柏原家的一分子,正式改名為柏原薔。

    而正式的婚宴,他們決定在今天拜訪過白家兩老后遵循老人家的意見舉辦,也算是尊重他們。

    “司,謝謝你,我愛你。”經過那段差點死別的痛苦日子,白嵐再也不吝窗表達自己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嵐嵐。”柏原司感動的凝視著她,深情的道:“我也愛你。”

    “把拔媽咪,還有小薔,小薔也愛你們。”柏原薔不甘被忽略,搶著表白。

    柏原司與白嵐相視而笑,同時吻上女兒的臉頰,“把拔、媽咪更愛小薔。”

    看著女兒滿足的笑容,白嵐終于明白,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。

    能夠跟自己所愛的人相守,且擁有這么乖巧貼心的女兒,這世間上她再也無欲無求。

    現在,就剩下求得自己父母的諒解了。

    白嵐深吸口氣,仰頭看向前方的大門,朝柏原司點個頭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柏原司溫柔的微笑,厚實的大掌包裹著她的小掌,另一手抱著心愛的女兒,一起走向緊鎖的大門,按下電鈴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對講機中傳來蒼老卻熟悉的聲音,讓白嵐的心一顫,忍不住鼻酸。

    “媽,是我。”她顫抖著聲音回應。

    對講機那一端沉默了好半晌。

    “媽,我是嵐嵐,我帶你們的孫女跟女婿來看你們了。”白嵐朝對講機急切的說。

    對講機那頭仍舊是一片靜默。

    “看來他們還是不愿意原諒我。”白嵐沮喪的垂下雙肩。

    柏原司安慰的拍拍她的背,還來不及開口,柏原薔已經搶先一步朝對講機道:“外婆,我是小薔,可以讓我們進去嗎?外婆?”

    “沒用的。”白嵐絕望的嘆道。

    “媽咪別難過。”柏原薔安慰母親。

    白嵐勉強咧嘴微笑,正想放棄時,門卻打開。

    “門開了!”柏原薔興奮的大喊。

    白嵐緊張又開心的與丈夫對望一眼,然后手牽看手走進去。

    一進門,就看到坐在輪椅上的父親,還有站在輪椅旁邊的母親。

    “爸?”白嵐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一向身子硬朗的父親,怎么會坐在輪椅上?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了?”眼眶一紅,她是上前蹲在父親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爸,你走吧。”白應雄板著臉道。

    “爸,都這么多年了,難道你還是不能原諒我嗎?”為父親強硬的態度感到傷心,淚水落下白嵐的臉頰。

    白應雄不發一語撇開臉。

    “爸、媽,初次見面,我是柏原司,也是嵐嵐的丈夫。對不起,當年都是我的錯,要怪就請怪我吧!”柏原司上前,誠懇的致歉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?”白應雄突然狠狠的瞪著柏原司,眼神充滿怒氣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我。但我發誓,往后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們母女,再也不讓她們吃苦或受到任何的委屈。”柏原司保證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我們牢牢苦苦拉拔一個女兒長大,為的不是讓她當未婚媽媽,毀了她一輩子。”白應雄咬牙切齒斥責。

    “嵐嵐是我的妻子,小薔是我女兒,我會用盡一切能力保護她們,給她們最好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們的事情,用不著跟我報告。”白應雄臭著臉,朝身旁的妻子命令,“推我進房去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你就聽聽他們說什么吧。”溫秀珠忍不住勸說。這幾年沒有女兒陪在身旁,她想通了一些事,女兒是獨立個體,有她自己的想法,當初他們要是多支持她,也不會造成之后的遺憾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算了,我自己進去。”白應雄生氣的自己推動輪椅。

    “外公,小薔幫你。”柏原薔毫不畏懼的走向輪椅旁,用纖瘦的身軀試圖幫忙推輪椅。

    看著稚氣純真的外孫女,油然而生的祖孫之情,讓白應雄剛硬的心忍不住軟化了。這就是他的外孫女?清麗的臉蛋跟女兒小時候像極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,你不要再生氣了好嗎?小薔知道外公一定很愛媽咪,所以才會氣媽咪沒有陪在外公身邊。這樣好了,以后小薔每逃詡來陪你好不好?”柏原薔漾起笑容道。

    那甜美的笑容仿佛春風一般吹撫過白應雄冷硬的心,讓他不由自主的凝視著她。

    “外公?好嗎?”她雙手握住了他的大手再問。“老公……”溫秀珠看出丈夫的動搖,期待的喚他。

    “誰……誰要你這不知道哪來的小家伙陪我?我沒女兒也沒外孫女。”白應雄哪拉得下老臉與多年的堅持,揮開了柏原薔,粗聲斥道。

    “爸!”白嵐頓時涌出傷心的眼淚。

    白應雄的臉上閃過一抹自責,但很快又恢復冷淡,“當初你堅決要把孩子生下來,竟把孩子養得瘦成這樣,你有盡到當媽媽應有的責任嗎?”

    “爸,孩子是因為生病,前陣子做了骨髓移植,正在慢慢復原中。”白嵐解釋。

    “骨隨移植?”溫秀珠驚呼。

    “嗯,幸好孩子的爸骨髓跟她配對成功,可他自己卻差點因此喪命。”白嵐深情的望向此生她最愛的人。

    “別說了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”柏原司握緊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可憐的小家伙。”溫秀珠聽了拉過柏原薔,心疼的道:“我都不知道你們發生過這些事。”她看向女兒,“當年你被趕出門后,你爸也因為受不了鄰居的指指點點,壓力過大中風,造成半身不遂,我們也因此搬了家。”

    原來爸爸是因為這樣才坐輪椅的!白嵐的心猛地一揪,跪下道:“爸,女兒不孝,都是女兒害你的!”

    “爸,對不起。”柏原司也跟著下跪。

    “夠了,我不想聽這些。”白應雄粗嘎道,隨即推著輪椅進了房內。

    溫秀珠的眼淚忍不住掉下來,“我知道這幾年他常常偷看你的照片掉眼淚。孩子,你不要怪我們,你也知道你爸的個性。我們對你的期望又有多高,所以當年你的事真的對他造成很大的打擊。

    不是媽不想找你,實在是你爸拉不下臉,加上他身體又變成這樣,也不想讓你知道,所以才不許我去找你……”溫秀珠吸吸鼻子繼續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媽,我都知道,我只希望你們可以原諒我,又怎么敢怪你們?”白嵐泣不成聲。

    “外婆、媽咪別哭,小薔幫你們擦眼淚。”柏原薔貼心的用小手替她們拭淚。

    “好乖,真的好乖,幸好當初你沒聽我們的話,堅持生下她。”溫秀珠親熱的擁著柏原薔道。

    “媽……謝謝你。”白嵐感動的道。

    溫秀珠朝女兒笑了笑,三個人擁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去陪外公。”柏原薔突然往白應雄所在的房間跑去。

    “小薔。”白嵐擔心想阻止,卻被柏原司拉住。

    “你沒聽說過,小阿子天真的笑容是最好的潤滑劑嗎?”柏原司朝她笑說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讓小薔去融化你爸那個老頑固吧。”溫秀珠擦擦眼淚,微笑道:“至于你們,就仔仔細細的告訴我,這段時間到底發生過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白嵐與柏原司相視而笑。緊緊交握著雙手,在溫秀珠身旁坐了下來。或許未來的路仍然崎嶇不平,但聽著自房內傳來的稚喇聲音,與偶爾響起的粗嘎回應,白嵐已經不再俱怕擔憂。

    就像陽光穿透層層云霧照耀著大地,她相信,就在不遠的未來,她期待的晴空萬里終于將到來。

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
电子游艺机价格